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邝海炎的博客

湖南蛮子,历史砖业,文章独推周氏兄弟

 
 
 

日志

 
 
 
 

邝海炎新书《快刀文章可下酒》茶话会纪要   

2016-07-19 09:0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刘晨兄的捧场和精彩报道!但报道限于篇幅,有些内容被压缩掉了,下面是比较完整的茶话会纪要——

 

    7月16日上午,九州出版社和“淘皮客”公号合办的“邝海炎新书《快刀文章可下酒》茶话会”在广州市信义国际会馆岁月知味茶坊举行。

 

     邝海炎现任职于南方都市报评论部,该书是他十年来的评论结集。他一直标榜“萨德式写作”:“读书人本该是社会的‘牛虻’,可历来坟场多谀墓,文场多屁精,邝公的批评就是要杀杀这股歪风,他追求盐酸一样的溶解力、镭一样的放射力,他是要把词语的钢筋拉直、把文本的银器擦亮、把魑魅魍魉放倒后吹着口哨离开。”其中“追求盐酸一样的溶解力、镭一样的放射力”是受陆兴华和莱维启发。莱维在《元素周期表》里用惰性气体“氩”来隐喻他成长的犹太社区和皮埃蒙特地区其他族裔之间的隔膜;用“汞”这种不稳定、易挥发的的气体来指代当时服膺于希特勒的意大利知识分子;而用元素“锌“惰性、必须需要杂质才能进行化学反应”的特性来有力讽刺了当时希特勒鼓吹的“犹太人是一种必须要祛除的杂质”的荒谬言说。

 

     所以,该书论述举凡文学、思想、历史、电影、美食、运动、游戏、性别等等,看似汗漫无归、洋洋大观,实则都是“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的文学感发,“问题意识”更是一以贯之,此即“个体自由主义”。

 

     在茶话会上,邝海炎作了“互联网时代的纸书遗民”的主题发言,从三条线索梳理了纸书到电子书的历史:口语时代——书写时代——次生口语时代;社群时代——个人主义时代——再社群时代;神化写作——理性化写作——游戏化写作。他肯定了纸书“容易与人建立私密关系”、“利于深度阅读”的优势,也说到了电子书便捷、便宜,以及情境化优势。随着“纸书遗民”的减少,互联网原著民主导的“屏阅读”潮流不可阻挡,“人民币是人们唯一使用的纸媒”并非夸张,未来甚至可能出现“让林志玲为你朗读小说的电子阅读器”。

 

     “屏阅读”也深刻影响着写作。鲁迅时代的“经典写作”,不管怎么激越,还是讲究典雅、含蓄,以及结构的精妙;而到了韩寒为代表的“博客写作”,致力于澄清一种社会规则的“理性批判”就开始被传达一种社会情绪的“浪漫批判”取代;到了时下咪蒙、王五四的“网红写作”,典雅、含蓄不见了,满篇的反讽、油滑,他们只是从第一句子让你爽到最后一个句子,事实辨析和逻辑推进无关紧要。至此,写作进入“游戏化时代”,读者只需要能提供“即视性的爽”的文本。

 

     从事过电子阅读器研发的某公司无线运营CEo三季稻则通过数据说明了,电子阅读趋势不可阻挡,但互联网时代的“深阅读”真的会如毛笔只沦为“少数人的艺术”吗?他表示,自己就是在电子阅读器上读完了大部头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而在ipad pro 上写毛笔字照样可以感受纸面书写的审美愉悦。

 

     陈寅恪研究专家张求会教授对作者跨界阅读、思考、写作的雄霸赞赏有加,也希望学术论文能在注解上进行创新,容纳对网络文本的引用。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公明则对书里“民族主义就是打飞机”等语津津乐道。

 

 

 

     与网友互动环节,邝海炎还回答了AR/VR对人的影响,“戴眼镜这东西(VR)是人类在做梦以外第二种沟通梦想与现实的方式。”“捉妖怪游戏(AR)的牛逼在于将宅男拉回到现实社交中,完成人的再社群化。”

 

 

 

邝海炎新书《快刀文章可下酒》茶话会纪要 - 邝海炎 - 邝海炎的博客

 

 

 

 

当当网: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991495.html?_ddclickunion=P-306226-3319131-s26819337|ad_type=0|sys_id=1#dd_refer=https%3A%2F%2Fbook.douban.com%2Flink2%2F%3Flowest%3D2930%26pre%3D0%26vendor%3Ddangdang%26srcpage%3Dsubject%26price%3D3379%26pos%3D2%26url%3Dhttp%253a%252f%252funion.dangdang.com%252ftransfer.php%253ffrom%253dp-306226-3319131-s26819337%2526backurl%253dhttp%253a%252f%252fproduct.dangdang.com%252fproduct.aspx%253fproduct_id%253d23991495%26cntvendor%3D6%26srcsubj%3D26819337%26type%3Dbkbuy%26subject%3D26819337

 

 

 

京东网:

 

http://re.jd.com/cps/item/11940361.html?cu=true&utm_source=book.douban.com&utm_medium=tuiguang&utm_campaign=t_15055_&utm_term=fd6070127b6e490b938a9497d508185c

 

 

 

卓越网:

 

https://www.amazon.cn/%E5%9B%BE%E4%B9%A6/dp/B01HNN1OBK?ie=UTF8&creative=2384&creativeASIN=B01HNN1OBK&linkCode=df0&ref_=asc_df_B01HNN1OBK2215068&tag=douban-23

 

 

 

 

 

 

 

推荐语

 

 

 

 海炎兄是真正的读书人,每于文丛字缝中有所发现与发明,是任何作者都渴望遇着的那种相知。故而其读书文史随笔,真正沉重且饱含信息量。单刀解牛,严丝合缝。又如高手过招,一指点穴,实乃辣笔书生也。——野夫(作家,著有《江上的母亲》)

 

 

 

 

 

目录

 

 

 

  李文凯序:孤独者上路

 

自序:互联网时代的“纸书遗民”

 

 

 

第一辑 千古文章有孤愤

 

 

 

  “鲁迅风”的传统渊源

 

  “掉书袋”与周作人文章的“涩味”

 

  巫风楚雨再招魂

 

  “冒蓝火”的陈丹青

 

  文学“性描写”琅琊榜

 

  左手冯唐,右手余秀华

 

  冬季在广州看梵高

 

  《红楼梦》的“正典效应”

 

  初读萧红

 

无法调教的“性感”

 

 

 

第二辑 读史早知今日事

 

 

 

  茅海建的“玄铁剑”

 

  清季北京难吃到活鱼吗?

 

  周辅成何时知道陈寅恪研究柳如是?

 

  证史与释史

 

  史学的“下里巴人曲线”

 

  从“黄仁宇旋风”到“李开元公式”

 

  “一般的道德”,不一般的抵抗

 

  成也族群,忧也族群

 

  俄国知识分子的“罪”与“罚”

 

  希腊人的头脑与罗马人的胸膛

 

  雄霸的马幼垣

 

  富人信教为哪般?

 

  舌尖上的权贵

 

给“小清新”的民国降降温

 

 

 

第三辑 自由共道文人笔

 

 

 

  明星与名人的“骂人”魅惑

 

  保健品忽悠的社会心理密码

 

  需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历史专业吗?

 

  如何有格调地反对别人吃狗肉?

 

  “文艺男”与“理工男”之争

 

  “美女落葬师”与拿来主义

 

  当“到此一游”遭遇“记忆的诅咒”

 

  给“怀旧的环保主义”看看病

 

  转基因争论困局中的信任问题

 

自由与闲暇

 

 

 

第四辑 吾侪所学关天意

 

 

 

  张小龙比马云更具“产品哲学家”气质

 

  “跑步瘦身”风潮与“身体自治”的悖谬

 

  中国“绿色–科学话语”的兴起

 

  规劝与反噬:粉丝文化省思

 

  网络表情与世界的“萌化”

 

  “丑星”的现代兴起

 

  中国“男神”:从高仓健到“池海东”

 

  “钱钟书式记忆”还有用吗?

 

私密关系与纸书的未来

 

 

 

  附 录

 

  缘分之书100部

 

  后记

 

 

 

 

序言

 

                  孤独者上路

 

                  作者:李文凯(南都评论部巅峰时期的“带头大哥”)

 

  海炎邀我为他的文集写序,我顿感压力。作为天生就是要说话发言的评论部评论员,既然无法将满腹热情与锦绣付诸公共表达,那可以想象,他会有多少时间用来阅读和思考。我离开文字工作已经多年,对于如此积累而成的作品,还能有什么指点评价呢?

 

  那就先来说说我所认识的邝海炎吧。初相识时,我们都唤他作“矿工”,具体缘由并不可考,海炎也并没有一副白牙黑脸兼筋骨体格。但反正码字为生者,也无异于在矿井里摸黑卖力。倒是后来,大家风流云散,邝海炎却依然还能守住一方书桌,常有数昼夜狂读的纪录。尽管已经不再在报章上看他署名“狂飞”的专栏,但朋友圈里总是会被他寥寥数语的犀利文字所吸引。渐渐地,“矿工”的称谓变成了“邝公”——他的博闻与笔力不仅让他自得,也为我们这些朋友所喜。

 

  海炎是历史系科班出身,他对于历史有着天然的喜爱。关于这段情结,在他《需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历史专业吗?》一文中有很有趣的自陈。同时他又对公共言说饱有热望。这让我想起基佐的一段话:

 

  “哲学学派的优点是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承认权利的原则,并将之作为判断事实的不可更改的法则。其错误在于它对事实的认识是微不足道的、不完全的和轻率的;在于它不承认事实所拥有的不可分割的力量以及它们永远具有的某种程度的合法性。历史学派对事实的了解更多一些,也能够更加平等地来认识它们的起因和结果,对其元素的分析更可靠,对某种权利的认识更准确,以及对可行性改革的估价更公正。但总的来说它缺乏固定的原则,它的判断变动不已;因此它几乎总是不愿下结论,从未能满足人的愿望。相反,哲学学派冒着误入歧途的危险,在这方面总是引人注目。”

 

  这个论断,对于我自己是相当有解剖力的。但以我所接触过的师友而论,却又相当不确。事实上,我以为对于当下中国的现状最有解释力、最有评价原则、最敢于下结论的,往往就是有着深厚历史功底的学者,如秦晖、朱学勤。抑或这是因为他们作为历史学家而又愿意面对中国的现状问题并面向公众发言?海炎的路子,大抵也是如此。因而读者可以在这本集子里读到论证绵密的《“鲁迅风”的传统渊源》、《“掉书袋”与周作人文章的“涩味”》,也能感受到手起刀落大快朵颐的《自由与闲暇》、《“丑星”的现代兴起》。

 

  海炎与我同事之前,是在天涯网站。在那个BBS最能抒怀议事的年代,天涯的经历也是他一笔宝贵的财富。这使得他下笔行文,常能带有草根的视野与互联网精神。前者,使得他相信启蒙但也质疑启蒙的姿态;后者,更令他深谙互联互通的传播价值。这些要素,在他的这本集子里比比皆是,这是他后浪推前浪,比之其前辈而能行之更远的一条线索。

 

  记得他曾经论说,电子书必定将会在简单的阅读功能之外,衍生出诸多模拟纸质书特质的功能来,例如墨香,例如摩擦感。这真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2015年我离开报社东去杭州,将满书柜的藏书悉数赠人。如今的这部书稿,也是我用手机断断续续看完的。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次难得的重温。时间过去得并不久远,那时候我们还可以欢呼“不再孤独的喧嚣”;现今四周依然“喧嚣”,却不再“不再孤独”。

 

  按说好的文字总是稀缺的,但似乎好的文字并不再被那么需要。这也许是因为注意力经济使然,也许是因为娱乐化文本使然。但我们还不得不承认一点,文字,作为内容的载体,不再唯一,不再垄断,甚至不再有优势。自古文以载道成为传统,但作为形式与内容的关系,文与道之间发生过多次的分离,对于国人来说,书法成为艺术是一次。书法不再与载道之文构成灵肉之合,而是在现代书写技术的发展之下,渐渐变成少数人掌握的技能与小众能够欣赏的对象。

 

  如今,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背景下,文字更被淹没。因为表达内容、表达一种态度和意向,影像明显更具有张力。连微信沟通都懒得打字了,直接语音过去了事,这是便捷性选择;以“罗辑思维”为代表的说书节目乃至说书软件大行其道,这是生活场景的变化;视频随处可见、电影市场火爆、美剧甚至可以成为“21世纪的长篇小说”(陈丹青语),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下表达形式的行业变迁。

 

  是不是可以大胆地推测:就像书法从知识人的基本功演变为少数人掌握的艺术技能,“好的文章文字”也将如此。那些精巧的遣词造句、修辞比赋、旁征博引、妙趣横生,大众一定还能见到,但未必都能通晓了。

 

  在一片喧嚣中,还愿呕沥心血化为墨痕的,注定要成为孤独者。我们并不需要急于去证明时代与自己的关系,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个体审美观对人生的设定。春花秋月、佳人胜景,是一重审美;求知论道,逻辑严密,也是一重审美;自我坚持,正大光明,还是一重审美。

 

  就像海炎在集子最后留给读者的一个小惊喜,对100部书做了阅读推荐。那些精短可观的文字,令我一见如故、摩挲难舍。他的努力,证明了孤独者终究要独自上路;我的品叹,说明了孤独者一定会相逢。

 

  评论这张
 
阅读(11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