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邝海炎的博客

湖南蛮子,历史砖业,文章独推周氏兄弟

 
 
 

日志

 
 
 
 

甘阳通不了的“三统”,却被青椒“捅”破了   

2016-01-10 20:5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朋友圈里看到“甘阳遭该校青椒掌掴”的消息,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不只是因为一个青椒给了霸道院长和腐败的学术体制几个耳光,更因为这几记耳光抽在狂悖的甘阳脸上太合适了。

     今天的新闻说,青年教师李思涯打人的原因是长期被拖延晋升,甘阳“在院内教学上和教师聘期考核时无端刁难多数教师”。对于自己1月7日的出手,李思涯用的是“举杯畅饮”来形容心情,他认为“让被压抑多年的人情绪为之一震”。

      在当下中国的大学体制下,院长掌握着绝大部分学术资源,一个青年教师敢冒着自毁学术前程的风险打院长,肯定是这院长的作风霸蛮得让人忍无可忍。甘阳此人,向以霸道出名,周国平在其自传《岁月与性情》中这样回忆甘阳:“甘阳是北大的研究生,1985年毕业后分配到社科院,与我、越胜、友渔在同一研究室。他乍来就和我们商量,要办人文丛书。我和越胜原是散淡之人,友渔虽有抱负但好像缺少实际操作能力,经他一鼓动,也都欣然赞同。他真是雄心勃勃,一副在学界打天下坐江山的架势。记得筹备期间,有一天在友渔家里开会,甘阳策划要把天下豪杰一网打尽,正琳闻言拍案而起,厉声责问:‘你究竟想干什么?想当学霸吗?对不起,我不奉陪!’言毕拂袖而去,后来真的没有参加编委会。”

      正所谓“人不轻狂枉少年”,对于青年甘阳的狂妄,我以前也是有几分欣赏的,可人不能一辈子没长进。很不幸,甘阳就是这样一个“巨婴”。盘点中国新左派诸公这些年的举动——汪晖尽管傻逼,但毕竟在笨拙掘进学术,像屎壳郎一样艰难滚着粪球,比甘阳可爱;崔之元尽管愚蠢,但毕竟对“第二次制度创新”很较真,以致抑郁了,比甘阳真诚;韩毓海尽管空疏,但毕竟“部分创新成果得到国家领导人的关注和肯定,获得中共山西省委、吉林省主要领导同志的肯定和推荐”,比甘阳坦率;王绍光尽管投机,但毕竟敢称赞“重庆经验是中国社会主义3.0版本”,比甘阳实干;至于年轻一点的赵晓力、强世功,尽管写书作文得出的结论很二逼,但问题意识和对新社会科学方法的采用还是很努力的,比甘阳进步。——再看看甘阳,这厮除80年代编了几套好书,现在专门靠博雅教育忽悠混饭。为人专断跋扈,学术领袖欲旺盛,问题意识巨人级的,学术成果侏儒级,却还沉浸在陈旧的知识体系里意淫中华帝国国师。你们说,这几个耳光他不挨谁挨?

      甘阳这些年来忽悠的学术思想无非两个核心,第一个是“通三统”。2005年5月12日,甘阳在清华大学作了《新时代的通三统——三种传统的融汇与中华文明的复兴》的演讲,抛出了“通三统”的思想框架,他认为,中华文明要复兴就必须融汇当代中国的三个传统:“一个是改革25年来形成的传统,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很多观念包括很多词汇,基本上都已经深入人心,融入中国人词汇的一部分,基本上形成了一个传统。这个传统基本上是以市场为中心延伸出来的很多为我们今天熟悉的概念例如自由、权利等等。另外一个传统则是共和国开国以来,毛泽东时代所形成的传统,这个传统的主要特点是强调平等,是一个追求平等和正义的这样一个传统。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已经成为当代中国人生活当中的一个强势传统。 还有一个传统就是中国文明数千年形成的文明传统,即通常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或儒家文化,中国传统文化常常难以准确描述,但在中国人日常生活当中的主要表现简单讲就是注重人情和乡情”。

    在这三个传统中,第一个传统没什么人反对的;第三个传统尽管有些争议,问题也不是很大;而第二个传统则不然,因为众所周知,1949-1976年间,我国个人崇拜风行,政治运动不断,公权肆意妄为,哪有什么平等和正义可言?照我粗浅的理解,“平等”该是天赋人权、生而自由这个前提下的“平等”,并且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平等”,而不是红卫兵们打砸抢的“平等”,也不是打着平等的旗号人为的撕裂人群、大搞阶级斗争的“平等”,更不是借平等之名摧毁所有制度性权威、从而集国家政治大权于一身的“平等”。至于“正义”,按照哈维尔的说法,“对某些人不义,就是对所有人不义”,而“以阶级斗争为纲”不就是通过打击社会上的另一部分人来营构某些人革命的“贞节牌坊”吗?所以,甘阳的“通三统”是削足适履。

     甘阳学术思想的第二核心就是打造“中国的施特劳斯派”。施特劳斯学派的思想一言以蔽之,就是“善优先于权利”,只有学习古代经典,修成有德性的君子,才是国家的希望。

     学习古代经典没问题,但仅仅把古代经典当作治国教材,是行不通的。首先,这违背了现代知识“从经典到经验”的趋势。你比如,关于“民主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学生老老实实去读Prezworski, Inglehart, Huntington等做相关经验研究 ,就比读柏拉图靠谱;托克维尔说丰富的民间社团有利于民主的健康发展,学生通过经验素材来校验这一观点,就比去亚里士多德著作里寻章摘句强论证强。这就说明,现代知识很多都需要实证调研方法去获得,而不只是读经典。用青年政治学者刘瑜的话说:“如果我很关心‘资产阶级民主是不是虚伪的’这个问题,以前我可能会去读马克思 、读卢梭、读施密特,现在我则会去读有关议员投票记录和民意测验对比的研究、政治竞 选捐款的来源比例研究、投票率和社会阶层关系的研究、议题媒体曝光度和总统的态度韧性等等书、文章或甚至新闻报道。这些研究也许讨论的都是‘小’问题,但是它们往往用一种有理有据、严格论证的方式来抵达那些‘小’结论,这种虽微观但严密的论证方式, 在我看来,比那些虽宏大但浮空的判断要有力量的多。 ”(参见刘瑜《从经典到经验》)

     博雅教育只教“古典”,不只是阻碍了学科内部知识的方法更新,而且妨碍了学生向学科外部的求知欲,这对学生以后的成长是极为不利的。以最近万众瞩目的的“快播案庭审直播”看,检方之所以脸都被打肿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对技术的无知,“比如,控方试图用IP地址来证明服务器唯一性,用硬盘外观和容量描述来证明硬盘唯一性。这当然完全错误,IP地址本来就是可以随便设置的,没法证明用作证据的服务器是当时查扣的快播服务器,而对硬盘的描述竟然只是‘日立硬盘一块,容量1T’,电子市场卖硬盘的好歹还知道加上个型号,控方竟然觉得用品牌和容量就能证明唯一性了。最后还是王欣自己告诉控方,所有的硬件都有唯一编号,你们得用这个序列号才能证明硬件是唯一性…庭审中这样的场面层出不穷,控方一次又一次表现出了对技术极大的无知,被辩方和被告一次又一次的上课普及常识。IP地址可以随便设置,硬盘序列号才是唯一编号这样的知识,今天可能随便找个初中生就知道,控方花了2年多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认为这里有错,实在是让人目瞪口呆。”(参见霍炬《快播案:程序正义、盗版和色情》)想想看,今后类似快播案的互联网案件越来越多,法官们是去多学习互联网技术知识对判案有利呢,还是多去翻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对判案有利呢?

      博雅教育逆历史潮流的第三点在于,把德性知识的多寡当成自身高贵的证明。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西方知识分子近代以来的地位变动。18世纪中叶,以蒸汽机为标志的工业革命使农业社会的价值体系崩溃,爵位、土地贬值,知识、资本升值。经济与战略领域中“技术-科学结构”的扩张更给予专门知识分子以真正的重要性。社会大众越来越尊重专业发言,那种以“价值携带者”口吻讨论一切社会事务的“代言式知识分子”(拥有德性知识?)越来越惹人反感了。而到了20世纪中叶,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革命使工业社会的价值体系也开始崩溃,权威、机器贬值,创新、信息升值。更重要的是,互联网使知识更新加快,知识传播的数量大增、成本大减,知识的价值大减;还使大部分知识的表现形式更通俗化、公开化,获取知识不再需要漫长的时间、专门的训练、特别的环境(大学)。既然知识与知识传播方式和渠道都在贬值,那么,按照工业社会分工,以知识的占有、传播和出售为己任的知识分子自然要贬值。博雅学院教育出来的学生,如果毕业后一份体面的工作都找不到,还有什么脸面自诩“高贵”,现在连博雅学院的青年教师都为了升职的事打人,老师都斯文扫地,教出的学生又怎么“高贵”?

      甘阳的学术思想不只理论上很荒谬,实践上更是处处被“打脸”。如果甘阳真认可“法治下的平等”,估计也不会平日里利用院长的权力作威作福,惹来青椒掌掴了。换个角度看,如果甘阳以一直拿红卫兵“打砸抢的平等”、以及“当政者摧毁所有制度性权威从而集大权于一身的平等”,当成“平等传统”,那他被青年教师掌掴就不应该报警啊。如果甘阳坚持“善优先于权利”,那更应该自省,而不是报警呀!

     说白了,1980年代的“学术超男”甘阳自己混学术圈三十来年,却无法在某个专业领域扎下根来,只好鼓捣“通三统”,忽悠“博雅教育”,作为获取话语权的一个手段罢了。读了那么多书,还是霸道,不知道尊重他人,这首先就有违“读书改变气质”、“温良恭俭让”的君子古训;当了院长,也不知道权力该怎么收敛,跟县级政法委书记一个德性,这又如何让人感觉“德性的高贵”呢?

     对于甘阳的“通三统”,有批评者指出他“在具体知识上的错误,以及种种与‘历史事实’不相符合的地方”,甘阳的回应永远是“不在一个层次”,他的粉丝也辩护“在知识上攻击甘阳的是不合适的,因为那不是科学,而是一种说法,一种为了唤醒民族的‘主体性’意识而提供的‘资源’。”这就使他的学术思想跟“皇帝的新装”一样可疑。现在甘阳又执掌中国唯一的博雅学院,垄断着对“高贵”的解释权,其沐猴而冠的派头更是十足。

      对这样一个狂悖的人,一切学术讨论和批评的都是徒劳的,只有耳光!好几声清脆的耳光!!打耳光时跟着摄像这种行为艺术!!!才能让他明白——你并没有“我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的神功,你只有尊重他人才能获得他人的尊重,你只有获得越来越多人的尊重,才能德性“高贵”起来,而不是权力让你高贵起来。

       甘阳尽管巧舌如簧、策略用尽,“三统”还是“通”不了,因为人的常识会在那里抵抗;倒是这位青椒用了几个耳光“捅”破了“三统”,因为人的尊严会在那里反弹。

      掌掴甘阳的青年教师李思涯事后还在其个人公号表示:“我辈非鱼鳖,为何苟且郁郁偷安?”看来,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的“学术神话”和“知识伪装”都要回到做人的基本点——平等。

  评论这张
 
阅读(19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