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邝海炎的博客

湖南蛮子,历史砖业,文章独推周氏兄弟

 
 
 

日志

 
 
 
 

环保客等道德人士还需补习“成本”概念  

2012-06-07 08:4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1日,一群北京环保客在河北省兴隆县苗耳洞村放生几千条蛇,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极大恐慌和不满。后来,在当地林业部门协调下,环保客们向村民赔偿了4万多元。这一新闻引起了网友的热议。

其实,这里涉及到了做好事的“成本”问题。经济学的核心与质能守恒定律相似,即成本是守恒的,成本可以被转移,但不能被消灭。 因此,人们在做好事时必须明白,做好事是需要成本的。而且这种成本必须自己承担,不能转嫁给他人。

  可我们中国人的习惯思维是,一个人只要有做好事的“心”就够了,至于好事“能不能做成”或者“做到什么程度”倒是次要的,这就导致了对做好事的“成本”的忽视,造成了很多问题。以去年4月就发生的爱狗人士在高速公路上拦车救狗的事情为例,爱狗而反对吃狗肉固然是比较先进的生活理念,但当社会大多数人的观念还没有接受这一理念,而且法律也不禁止吃狗肉的情况下,爱狗者以“不能吃狗肉”为理由,强行要求做狗生意的人把狗放了,那势必使做狗生意的人造成财产损失,本质上就是要人家承担自己爱狗的成本。即便后来爱狗者出了10万元买下这些狗,也不是公平市场环境下的自由交易,而带有胁迫性质,运狗者和法律的利益都遭受了损害,也就相当于被爱狗者转嫁了成本。

  而北京环保客放蛇同样也存在转嫁成本的问题。或许他们以为,这些蛇又不是逼花鸟市场的卖蛇者放的,而是自己是掏钱买的,这就算是自己承担了做好事的成本了,何错之有?可他们忽略了,放蛇使当地村民们的务农活动就没法正常展开,更不要提蛇潜入了村民家中造成恐慌,这就相当于让村民也承担了部分“成本”。而且,蛇以捕食青蛙等小动物为生,这么大规模的放生量远远超出一个小村庄的自然数量,很可能造成一次生态灾难,严重打破当地的生物系统平衡,这就相当于让社会也承担部分隐性“成本”。在我们的社会里,类似的隐性“成本”还有:某些志愿者去西部支教,跟旅游一样,只呆几个月或半年,与学生刚刚挨熟就分开了,对学生的心理伤害很大(有经验的志愿者因此呼吁,支教至少要做一年以上,否则还不如不去);某些爱心人士六一扎堆看望福利院孩子,使孩子不间断的“被慰问”,负担有点大;某些好心人把自己的旧衣物捐给灾区,被红十字会拒收,因为据说保存和运送这些旧衣物的成本比旧衣物本身的价值高许多……面对这些“好事”,如果我们还是只管唱高调、秀爱心,而不考虑“成本”,就有“好事变坏事”的可能。

  而在历史上,能否处理好做好事的成本问题确实相当重要。比如,美国出于保留大片森林的环保需要,自19世纪开始就不允许森林的主人过度砍伐,可不允许过度砍伐势必对森林主人的权益造成损害,你总不能把“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让“一个人或者一部分人”承担成本吧?于是,美国政府就付一些钱给森林的主人,换取他们放弃砍伐森林的权利以保护生态,这一政策起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而历史上有些没有考虑好成本问题的“做好事”则导致了社会灾难,比如,早期的社会主义,如欧文等人,组织自愿的人群搞社会主义试验,这就很好,因为自愿试验没强迫他人承担成本,社会主义小村庄效率低,资源自然流向其他地方。但苏俄的理想主义者,在全国范围内大搞试验,这是让全国的人来承担成本,资源留在效率低的地方是必然的,其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

  因此,现在的环保客等道德人士还需补习“成本”概念,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简单的“可做/不可做”的问题,而是“怎么做”的问题。考虑“怎么做”其实就是考虑“成本”问题,这种思路比起中国传统的道德主义思路显然要切实多了。

  首发6月7日深圳《晶报》[思享者说]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